如今最爱工作的,居然是干副业的大学生

“谁能想到如今最爱工作的,居然是干副业的大学生。”在零下十几度的低温中,靠帮游客做陪拍赚钱的东北大学生。

当80后、90后对“兼职”“副业”的想象还停留在苏明玉上街发传单、楚雨荨帮妈妈卖奶茶的层面时,新一代年轻人已经开始偷偷剑走偏锋。

如今最爱工作的,居然是干副业的大学生

很多人也是直到今年才发现,如今在赚钱这件事儿上最有创意的,居然是大学生。 他们放着好好的休息日不用,非要大包小包从学校坐公交车到市中心,然后在严寒里站上一两个小时。 之前网上流传过一句话:你看大学生在哪里摆摊,就知道最近年轻人最流行什么。

23年3月份的时候,“卖崽青蛙”在短视频平台上爆火。 多少大学生立刻在二手平台下单青蛙服,到学校周边的公园和广场摆摊卖气球,还附送献唱服务。 后来明星演唱会一个接一个,粉丝们都在感慨被高价票掏空了钱包。只有第一批跑到场外摆摊卖周边、贴纹身贴、编辫子的大学生,赚了个盆满钵满。

反观23年火到公众眼前的很多“离谱副业”,最初都源于大学生一双慧眼! 发现了那些现实中确实存在的、却从来没被重视过的需求,并把它们变成了自己力所能及的副业机会。 比如“付费闺蜜”,最早是一个博主在社交平台上找了个帮忙化妆、拍日常照的小姐姐。结果发上网之后网友高呼请速速普及这个职业。 毕竟大家在日常中难免会有“独自旅行没人帮忙拍照”“到陌生城市想要个当地人带着玩”的情况。

而另一个在大学生群体中很火的新型兼职,是上门喂猫。 在大城市独居的养宠人,总会因为出差、回老家等客观原因,需要让宠物独自在家几天。 于是很多假期留校的大学生会上门帮忙补猫粮、铲屎。收点小钱,解决大问题,甚至有人还获得了一批“稳定客户”。跟“付费闺蜜”类似,大学生们不仅提供贴心服务,还会提供情绪价值。 有时候,年轻人的副业脑洞也会往一些更加离奇的方向飞奔。

我第一次在网上看到有人卖“爱因斯坦的脑子”,还以为遇到了什么奇特的骗局?! 看评价才知道当代大学生一会卷期末一会卷考研,实在太需要一个聪明的脑子——哪怕只是在玩梗的语气中存在。 “买完感觉刷题速度都变快了”,可以说是效果最强的安慰剂。 还是年轻人本人最知道自己需要什么。

有人在上网卖“清早叫醒服务”,用或温柔、或暴躁的语气,专门激励起不来床的早八人; “骂醒恋爱脑服务”,可以送给深陷情网的自己,也可以送给跟渣男分手十几次都分不干净的闺蜜。 还能说什么呢?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他们做不到!只要有需求的地方,就有大学生们的离谱副业点子!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2 分享